网站标志
商品搜索
新闻检索
寻访荒甸子小米-朝阳特产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7-04-16 13:05:14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   寻访荒甸子小米

 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走近谷子

农历庚寅年七月十九日的清晨,一个冲动在心中:寻访荒甸子小米。我要走近谷子,走近中国种植了八千多年的谷子,走近共和国国徽上的那一束谷子……

那还是十几年前的秋天,我们一家人去河东郊游到过荒甸子,我们从八宝村的一条山沟里爬上一道梁,后来又翻过一段陡峭的石壁,第一次见到荒甸子,山洼洼里一片红土地上宁静的村落,谷穗在风中摇曳,风穿过谷叶沙沙地响……

沿着八宝村东沟进山,穿过沟口熙攘的集市,不远处北山坡上有一斜插的石条路,我问了一位卖菜的小伙子:上荒甸子的路怎么走?

他用手一比划:“就顺着你上来的道走。”

“有多远?”

“七八里路吧。”

这条路并不好走,是一路的上坡,时缓时陡,我又推着车子,有些累赘。一路上,时走时停,不时地被路边一片片的牵牛花所吸引。也是爬坡爬得气喘吁吁,借看花、看风景的档歇一会儿。

牵牛花有绛紫色的、深红色的、粉色的、还有白色。这白色的牵牛花并不多见,有的喇叭上带着粉红色的五角星形,有的只是淡淡一痕。有一朵牵牛花的花冠未开时就被虫子吃了只剩下五角星形的花梗,依然顽强地开着……

上了一段大梁——一个之字形山湾,我望见麒麟山和雷达站山头间的山豁口。我忽然记起:这里就是我们从前曾翻过的石砬子。

此时山里空寂,“秋风凉”知啦……知啦地叫过之后,那细小的翅膀摩擦声,触动着山里细微的宁静……

进了山豁口再往东一拐,豁然开朗,我看见了山坡上越来越厚的红土层。这红土令我兴奋,正是这红红的粘土种植出享誉神州的荒甸子小米。

我站在荒甸子的红土山坡上,从这里四望,只见右边麒麟山用宽厚的手臂搂着荒甸子这片红土地,左边是麒麟山的背后一脉低缓起伏的山峦,远处是麒麟山的主脉,山势突起陡峭,被当地人称为石龙。一片高山托举着的这个神奇的盆地。从地理角度讲,这个盆地犹如大锅正好聚集多种对生物有益的能量;西面低缓的山峦正好能使下午的阳光和夕照充分的照进盆地,阳光中有利于谷子生长的红外线。

  荒甸子村高杨深柳,被绿树掩映着百十户人家,静静卧在西南山洼之中。

有一条路拐向东,我顺着路往前走。陆续有往回走的人,也有往山里进发的人,登麒麟山已成热门,有的三五成群,有的俩人结伴而行,有的拿着相机边走边拍。

又往前,遇到两位朋友正在拍片子,他们说:“要看荒甸子的谷子,你就跟我们走吧,这地方我们常来!”我正在为没有向导而发愁呢。

 

偶遇孙守相

我们三人正结伴而行,忽听身后,有车响。我一回头,一位身穿浅灰色衬衫、蓝布裤子的农民推着一辆独轮车,车上放着一捆刚刚割下来的青草,赶上来。看他的年纪和我相仿,也就六十岁的模样,我和他搭上了话。

“你这是割点儿草啊?”

“是啊,家里有匹马。割点儿草喂喂。”

说话间,他把车撂下,掏出了旱烟递给我:“你也卷一棵?”

我连忙说:“不会,不会!”

他捏着烟口袋又掏出一打成本的烟纸,撕下一张,两手捏拢一下,倒上烟丝,随即又一卷,打着火抽起来。那旱烟特有的香味和着谷香、草木香四散开来。那两位伙伴看我唠得挺投入,就先走了。

“今们儿天挺凉快。”我说。

“这不是个漫阴天。”

“刚才我们在前边,碰见一份买小米的,是去年的小米吗?”我问道。

“不是,去年这里旱得颗粒无收。有也是存粮。”

“你们这里总共有多少地?”

“总共有一千多亩。山坡上过去也种地,现在都退耕还林了。”说着他用手往南边的山坡上一指。

“看着一路上,种的有玉米、高粱,还有芝麻,绿豆什么的。有多少地种谷子?”

“三停儿也就一停儿吧。再说谷子不能重茬,连着种出的莠子就出得多了。”

我问他,“你的老家是哪里的?”

     “听我的太爷的爷爷说,是从山东济南府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 “这为啥叫荒甸子?”

    我问他这句话的时候,他的目光变得深沉起来,似在沉浸在如烟的往事中。

    这里原来是一片荒草甸子,甸子里还有一片涝泥塘子,塘边长满了柳子。就

是编筐的那种柳子,早些年有时人不小心还会陷进去。

    那草长得老高老高的。七月前儿,大甸里长满了鲜红的欧李,远远望去红红的一片。他顺着路边草棵一扒拉,就找出一枝结满血红欧李浆果的秧棵,递给我。“你尝尝,挺好吃的。”我接过红红的欧李,放在嘴里嚼着。寻访荒甸子小米

那时候,老任家刚刚来到这里。有一天,老任家的人骑着匹白马,望着浩大的荒草甸子一时来了兴致,挥鞭打马,那马就围着荒草甸子狂奔了一圈,等到转回来的时候,一匹白马的蹄子、身上都让欧李的浆果染红了。

    我的耳边似有一匹白马打着响鼻,喘着粗气,身上红红的……

从那时起,人们就看中了这片水丰草茂的大甸子。

 

辛勤耕耘

孙守相说,我还得割点儿草,这疙瘩的草挺囊(朝阳土语:囊,茂盛之意)。他抄起镰刀,猫下腰割起来。随着“欻——欻”的镰刀声响,不一会儿,他就割了两大捆,随手用榆树毛子拧个腰子捆好,用煞绳绑在车上。“走吧,到我家看看那老式的房子!”说着他在前边推车,拐上了一条青纱帐中的毛毛道。寻访荒甸子小米

毛毛道中间是车辙,两边是齐刷刷的星星草,他推着车走得很快,车上的草刮得星星草风吹般的倒伏着,又倏地立起来,一晃一晃的,直晃眼。

“你能行吗?”他在前边问。

“没事,这样道过去我走过。”

进了村子,拐过一片房子,就进了他家的院子。他家是四间捶顶的平房。西边是闲屋,还有马棚、猪圈。院子种着菜,院子边上放着一挂车。

孙守相招呼我坐下,有到外屋拿了一小盆“八月红”的梨。“你尝尝这梨可甜啦,挺水灵的!一早晨我媳妇就拿到山上卖去啦。”

孙守相告诉我,种谷子是个挺费事的活计,不如种苞米省心。我种的地上农家肥,也不打药。点种还是用点葫芦,头上绑上个高粱桡。有人拉拨穑,还得搁磙子轧。就是出了苗也得轧一遍,蹲蹲苗。如果点的太多,谷子出来像马鬃,就没法薅了。薅苗如同绣花,得花插定了单棵。大约是不到一豁豁(不到一拃)远一棵。

还要耪三遍,不耪这谷子扎不下根,容易倒秧子。再说不耪也不上粮食。等到谷子齐腰时还得趟一遍呢!

“今年,要趟地的时候,有人骑摩托带我上山前那个陡坡时,摔了下来,腰受了伤,扶不了犁杖,那天勉强起圈里的粪,车是咬着牙推出拉的。等到要趟地的时候,谷子都拉上手了,趟不了了!”

“那你就没趟呗!”

“没趟。趟地主要是把草都压住。今年雨水好,我地里种的是老品种‘老来变’一点儿都不倒秧子。”

“皆为啥叫‘老来变’?”

“等到秀穗时就放垄。‘老来变’就是长到老的时候,谷穗秀出来的时是散码的。”

“这老品种,上农家肥种出来的谷子用碾子碾出米来,做饭时一进大门口就会闻着喷香喷香的味儿。”

“那小米的好坏咋看那?刚才我来的道上,就有人买小米。”

“小米的好赖看不出来,拿眼睛一看都差不多,非得吃,才知道好赖。”

我又跟他盘问起谷子的品种。他停了停说,眼目前就有大红袍、黑谷子、齐头白、毛毛斗、狼尾巴、老虎尾、乌米绿、黑沙滩、刀把齐、六棱白、母鸡嘴、大青苗、金线子、绳子头、大毛谷……他一边说着一边掰着手指头。

“这里的种的谷子都是啥品种?”

     “有老品种,也有新品种。有些老品种都不易见了,还是老品种好吃。”

 

荒甸子贡米的来历

 

朝阳种植谷子有几千年的历史了,在朝阳新石器遗址发现窖藏碳化的谷子,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。在喀左县水泉遗址就发现了最大的一座窖,窖里留存着大量碳化的谷粒,有四千多公斤,数量之多,令人惊叹。谷子的壳很坚硬易保存,低温干燥的条件下,可以保存一二十年。再说谷子只要带着壳,放个几年也能种出来。

史书记载:黄帝烹谷为粥。应该说,朝阳是中国最早种植谷子的地方之一。

     谷子属草性,耐干旱、耐贫瘠,不怕酸碱(对地不大挑拣),是适应性很强的农作物。朝阳十年九旱,适合种植谷子。干旱袭来,禾焦草枯,就是谷子的叶旱得卷卷着,仍呈绿于田野之中,给人们带来无限的希望。俗话说得好,见苗三分收,也是说的谷子。

小米,学名粟,又称粟米。粟又称“谷子”,古代又作“禾”,也叫“粱”。现在,一般称没有去壳的为谷子或粟,去壳后称作小米。为禾本科(Gramineae)、狗尾草属草本植物,是我国北方一些地区的重要粮食作物。谷子粮草兼用,可以说浑身是宝。谷草营养价值接近豆科牧草。谷糠又是畜禽的精饲料。先前那两位伙伴曾说,谷子就是从莠子培育出来的。


   
 李绅的《悯农》诗中说:“春种一粒粟,秋收万颗子”。这个粟字在甲骨文里真有点像诗中所说的形象,中间是一棵成熟的谷子,上下左右的小圆圈是谷粒脱落的样子。粟本指小米,后来引申为粮食。徐光启说:“物之广生而利用者,皆以其公名名之。”如李斯的《谏逐客书》:“地广者粟多。”也就是说:地广粮食多。因为粟粒很小,所以很小之物也可以用“粟”作比方,如苏轼的《赤壁赋》:“沧海一粟。”大海中的一粒小米,可真是微乎其微了。

荒甸子小米营养丰富。据测定,蛋白质含量达112%~134%,脂肪含量4.5%,比普通小米高1%~3%。所含蛋白质、脂肪均高于大米、面粉。人体必需的八种氨基酸含量丰富而比例协调。如赖氨酸022%~524%,蛋氨酸04%,色氨酸025%,亮氨酸187%,苏氨酸、异亮氨酸及缬氨酸等含量在042%~288%之间。维生素的含量亦较丰富,而粗纤维的含量又是几种主要粮食作物中最低的。为产妇、幼儿及老人的滋补佳品。

荒甸子神奇,神奇的是这里的谷子完全靠天水养活;荒甸子神奇,神奇的是有机质含量丰富、略带微酸的红粘质壤土,排水良好、加上昼夜温差、充裕而适时的日照,为谷子的生长备具了良好的地利条件。

我又问起贡米的事,孙守相略显兴奋。他告诉我:听老一辈人说,那时候乾隆皇帝常到热河避暑,有人往朝廷送过,也就带过四五斤。

也有人说在乾隆四十八年(一七八三年)中秋节后,乾隆皇帝御驾三座塔,街里还修了 “凤鸣朝阳”和“帝德广运” 南北牌楼。当乾隆率文武百官前往凤凰山祭拜,路过荒甸子时,有位农夫将一小瓦罐热气腾腾的小米饭奉上,乾隆顿感香味扑鼻,令随员品之,皆赞其米口感如肉,香味如茶。乾隆尝尝,果如其说,非常高兴,口喻此地小米每年要进奉朝廷。从此,荒甸子小米成为清廷贡米,名声越传越远。

孙守相说着就要张罗给我捞小米饭吃。我说我已经吃了。

说起来,小米饭好吃,不好做。必须煮后捞成干饭,如果焖饭就索然无味。小米淘洗干净,沙入锅中,汤要宽一些。烧急火开锅后,就要盯住,先用笊篱捞上一些,用手指能粘上三两个饭粒时就要停火,赶紧捞出来,稍一慢就会糗成一锅粥。捞好后,淘净米汤再把小米饭欺在大锅里,用锅底的余火即可。如果火旺可以压上一些灰,不然会串烟。盖上秫秸穿的锅盖,焖一会就好了。这时铲出小米饭,锅底上还有一个黄黄的饭嘠渣,铲下来抹上大酱,夹上大葱,又香又脆,天下美味不过如此。

再说熬小米粥也有诀窍,俗话说:“急锅子粥,满锅子油。”熬粥最好用砂锅,小米淘洗干净,一次加足水,急火烧开,等到开锅时,再改小火,以米粒上下翻滚为度。待米粒开花时,汤也变得黏稠,翻滚的汤面上就会浮起一层黄亮的粥油。越是有油性的米,米油越亮。米油营养丰富,滋阴强身,可以使瘦弱者强壮,也可以治疗男性不育。

小米还可以做为喂养婴儿的哺子。老百姓的做法是:将小米淘净,沥至半干,也就是粉米,上碾子轧成面,过箩,这样轧出的面格外细发。之后文火翻炒至金黄,炒出香味,上碾子轧,再过箩,放入袋中,就可以用沸水冲着给婴儿喂食了。

    小米是粗粮中的细粮,营养价值极高。小米益力养人,长期食之,健体益寿延年。《本草纲目》记载:小米味甘咸,具有滋养肾气、健脾和胃、清热除湿、宁神安眠等功效。

    小米还可以摊成煎饼,是农忙时的好吃食。夏天做成绿豆水饭,又可以消暑解渴。那时往地里送饭,都要用瓦罐子带上一罐子凉瓦瓦的绿豆水饭。

告别孙守相家,再回望这片神奇的土地,人们“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凿井而饮,耕田而食!” 虽有桃花源亦不过如此!

风吹过谷子地,谷叶沙沙地响,浓浓的新谷香飘散开来,直扑入我的心底……

浏览 (403) | 评论 (0) | 评分(0) | 支持(0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管理员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脚注信息
Copyright (C) 2016-2019 All Rights Reserved. 朝阳特产商城 版权所有   辽ICP备01234567号
服务时间:周一至周日 08:30 — 20:00  全国订购及服务热线:0421-3900088 
联系地址:朝阳市龙城区电子商务产业园区    站长统计站长统计站长统计